日向桶

流星已经带他启程

Three Times When He Wants A Kiss.

😭😭💕💕💕💑💑💑我快乐了

Haruuuuu:


三次他想吻她,最后一次他成功了








  CP预警:Charliebee


 拥有了授权!梗来自 @日向桶 太太的条漫(她真的很棒)略有改动 希望能合你们的口味?




  简介:有一天Bumblebee在电视机上学到了点儿东西。


 


——————————————————————————— 


第一次-


 


“噢,你是我的太阳,我的生命!”


 


Charlie不在家,没人能告诉他究竟怎么处理这个该死的老旧的嗞啦啦乱响的——anyway——足够烦人的电视机。


他想换台。


他还是比较喜欢那种拯救世界的戏码,看着高大威猛(虽然比不上他)的男主角站在山巅,孤独而骄傲的留下一个背影和高举的拳头,最最最最重要的是,一定得晃一下,嗯,用些力气的那种。


 


真酷啊,他以后也要这么干,必须这么干。


 


现在在放些什么东西他并不清楚,屏幕里人来人往,上世纪的街道,小巷子里,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看起来愉悦而舒畅。


 


“我该怎样向你表达我的爱意,my darling?”


 


然后是一些奇怪的动作,首先是男人,他像定格动画似的,一点一点凑近金发的姑娘,两个人咯咯笑了一会儿。


 


为什么他们发笑?因为距离的拉近还是男人把手轻柔地贴上姑娘的脸?她的脸看起来熠熠生辉,美极了。但是还远不如Charlie展现给他的笑容。


那样明亮的笑容,足以温热他的胸口。


 


也许他能这样贴近Charlie来让她吃吃的笑出声音,她的声音总是很好听,很......性感,不尖利不刻薄,温柔绵软得像丝绸和巧克力奶。


 


Charlie提着一桶水返回到车库,准备给他冲洗脏兮兮的身子。他不喜欢洗澡,于是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听话,bee,”她好笑地看了他一眼,“你是个大孩子了,不该怕这个,只有Conan看到我提水桶才会四处乱窜,只为了我不把满是泡沫的手抹到他脑袋上。你真该看看他吓得拼命蹬腿的傻样子。”


 


我可不只是大孩子,他恼火的想了一下,起码是个优秀的成年车。


 


“别那副表情,”她拧着手里湿漉漉的毛巾,“come on,过来点。”


他坐着向前蹭了蹭。她表扬似的轻轻触碰他的膝盖。


 


这是一个暗号?一种示意?他的小脑袋晕晕乎乎。


 


轮到头部清洗的时候Charlie踮着脚尖试图把住他的脖子,然而未果。


 


“嘿,大个子,向下来点儿,我够不到你了。”


 


他略略低头。


 


“不够,再来一点。”她声音染上一丝恼意,“真想不到你们的星球还有更大的兄弟姐妹,还好只是你掉到我家旁边,而不是一个大部队。”


 


他将身体又放低了一点儿。他们会喜欢你的,他想。


 


在Charlie为此发笑的时候他就直直地盯着她的脸看,她漂亮的棕发和健康的肤色,她的脸熠熠生辉,就像电视机里那样。此时此刻少女清洗着他的脖颈连接处。


 


 


他想让她一直保持着这个紧贴着他的姿势,她很柔软,人类是都很柔软易碎还是只有她这样?优美的身体曲线令他沉溺,Charlie像一股香甜的气息裹挟着湿冷的空气。


 


在Bumblebee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脸凑过去了,那样子简直傻透了,因为Charlie手里还拿着又湿又脏的抹布。这让他们之间距离拉近的同时也闻到了泥土的味道。


Charlie很显然被他突然的凑近而感到迷茫不已,她的手还在他的后颈。


他们离得实在是有些近了。


 


Charlie的眼睛不得已对上他的光学镜,那里面隐藏了很多她读不懂的信息。他也许是在观察她,但是她能感觉到他胸口和后颈开始发热,场面寂静了一会儿,她胳膊在他后颈处僵硬的放着。她做出一个询问的表情。


 


下一步要干什么来着?他因为这个小小的拉近距离而紧张得不知所措,他的机体各处都在做着疯狂快速的运算,可是哪一个结果都无法控制他的身体做出下一步的动作。仅仅是Charlie靠近他,他就慌了心神。


 


最终Charlie不着痕迹地推了他一下,转而开始擦拭他过热的腹部。


 


他们两个在这次擦洗结束前有过四次眼神交汇,但是都瞬间看向别处。


期间他偷偷用红外夜视扫瞄她,而Charlie的脸在黑暗中红得令人惊讶。


   



 ———————————————————————————


 


第二次-


 


他又在看电视了。


Charlie在厨房忙着做苹果派。她很少去做食物但是并不代表她做不好,机械师的双手可以胜任世间任何复杂的工序,她如此这般得意的想。


 


Bee那家伙在看些什么小孩子看的玩意儿呢,她一边打蛋一边露出微笑。


 


她从厨房一角探出头,大个子抱膝而坐,神情认真而不容置疑。Charlie感到一股暖意袭来,她知道她如今并不孤独,她不再是一个人打蛋做派,也不会是一个人听着父亲的歌儿黯然伤神了。他在她触手可及之处做事,看电视机,犯傻和捣乱。他还会保护她不受伤害,由内而外。


 


她把加了牛奶的面粉和鸡蛋液糅合在一起,它们互相侵入。


 


Bumblebee摇摇晃晃向她走近,他对于挪进屋子已经轻车熟路,巧妙避开了贵重物品防止它们一个接一个地碎掉。Charlie背对着也知道是他来了,她没转身。


 


“我猜你很喜欢今天的节目,那是什么?”她把黏糊糊的手从蛋液里拔出来。


 


正要转身的时候她感觉背后有凉凉的东西蹭了上去,然后是Bee的手,它们轻轻松松握住她纤细的腰身。


 


“嘿!”她笑着惊叫了一声。


 


Bee在狭小的居室里以奇怪的姿势弯着腰,他的脸紧紧挨着她的耳侧。


 


Charlie偏头,嘴唇擦过他的面甲。她脸红了。


 


“太近了。”Charlie轻声说,吐息喷在他的脸上。她挣脱了一下,顺利地从他突如其来的怀抱中溜走。


 


“你看,蛋液滴的到处都是。”她冲他眨眨眼。


 


还有面粉。


的确,Bee思索着,他们之间有太多的蛋液和面粉了。而且姿势也不太舒服。


 


 ———————————————————————————


 


 


第三次-


 


 


他们的约会(他自以为是个约会)进行的甜蜜又顺利,bee带着她绕着山间小路兜风,反正只要她愿意,他能带她去任何地方。


Charlie拒绝了再次和交通法抗衡的糟糕行为,她悠闲惬意的在车里闭着眼睛哼歌,


 


*Cause we were just kids when we fell in love.


 


快到山顶的时候Charlie竟然睡了过去,凉风习习,窗子没关,她的白衬衫被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Bee变换形态的时候尽量放轻动作和声音,她很轻也很软。


 


现在她躺在他的臂膀里了,他在一段空白的时间间隔里出神的望着她。


Charlie像个新生儿,她胸前的项链随着她起伏的呼吸上下移动。他想起他们的初遇。那时候她给了他一个名字,于是作为回报他迫切的想要知晓她的,尽管他无法叫出。


后来是很多很多的陪伴和微笑。


 


很多笑声,Charlie的笑声。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和他类似的东西,他却并没感到孤独,他觉得是笑声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一开始Charlie并不怎么露出欢喜的神情,逐渐地,她开始愈加生动。他大胆猜测,这是他们一直在一起的缘故。


 


他忽然不自在地扭了扭上身,然后又很快恢复正常。他紧盯着她,Charlie给他的感觉就是安定和美好。


 


他该怎么做来着?


 


首先他应该贴近她,好让她显得面色红润。他这么想,学着电视里那个男人,他把脸贴到她的脸上,Charlie为这个动作稍稍皱了眉头,她长长的睫毛颤动。


 


他有些迟疑地贴上她的嘴唇。Charlie会因此而对他生气吗?


 


Charlie到处都是暖的,嘴唇也是,而嘴唇又过于柔软了,这和其他部分有着很大的不同。这个想法让他混乱不堪,他的温度又升高了,无法抑制。这可是他没想到的,电视里可没有教他怎么修复不该有的燥热。




但是这感觉实在是太好,绝对的,他开始喜欢那台无聊的节目了。


 


迷迷糊糊间Charlie睁开眼睛,有一会儿她还不太明白到底事情是如何发展成这样的,她只是睡了一觉,因为午间玩得太疯。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bee正在吻她,他闭着眼,用一种笨拙而努力的神情,他的贴着她的,他们挨得很近也很紧。


其实早该这样了,从很久以前,到底是从哪里呢?


 


或许是他把脸战战兢兢贴到她的手边蹭了又蹭,或许是他在车子后备箱朝她傻乎乎的挥着手,或许是他一翻身将她牢牢护在胸前,也或许,是他的眼睛又一次陷入黑暗时,她绝望徒劳的呼喊。


 


那一次她从高处向水中跳下去的几秒钟内她想了很多。有逝去的父亲、送她一个粉色的蠢蠢的花头盔的母亲、并不真的像她想象的那样糟糕的继父和弟弟......还有bumblebee。


她想一切都是由他开始的,在她本以为无法跳越过去的糟透了的十八岁生日开始。所有的相遇,伴随着心底深处的对爱的渴望,温柔地将她填满。


 


-他让她活过来。


-她让他活过来。


 


几乎是同时的他们在心底这样呼应。


 


Bee注意到Charlie醒了,他吓得一抖,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他急忙拉开他们的间距。


 


他双手还抱着她,Charlie揉揉眼坐起来。


 


只要她想,亲吻还可以继续。




伸出手,把他们陡然拉开的距离重新拉近。她扶着他的面甲,而他惊惶地看着她。Charlie再一次露出微笑。


这时候她就显然比电视上的那个女人好看得多,bee的思绪飘渺翻飞。


 


居然不专心!Charlie内心轻哼,这实在是不绅士。


 


沉吟半晌,她喊了一声他的名字,而当他眼神再次聚焦在她身上后她又倾身向前,给了他一个湿热绵软的亲吻。


 


天知道他们等了多久。


 


*So Darling just kiss me


 


FIN.


 


*来自黄老板和碧昂斯女神的曲目《Perfect Duet》


 


Ooc致歉,晚安。


 


 

🌟F**k me and feed me🐝
人型Bee预警 我真的不会画机体 流泪了
寻思着要不要买个宝宝bee模型做参考

赫zzzzer:

我fa完辽!!!大黄蜂过于好看引起不适!爱辽爱辽!然后表白查莉呜呜呜呜

#大黄蜂##Charliebee#

神仙爱情 我流泪了😭最后一part真是点的恰到好处 车内play让我羞羞脸

你们帅气的鸢哥:

#亲吻




第一次接吻是Charlie的主意,她像她常做的那样,在Bee蹲下来的时候用两只手轻轻地捧住他的脸,笑容里带点小紧张。


Bee很喜欢她这么做——Charlie用两只手捧他的脸,是他最喜欢的几件事之一,仅次于其后的是拥抱、拉手。有时候他无法做出选择,会认为它们都是并列第一。他想不出世界上会有比这更棒的事情。


但是这次有些不一样。Charlie的脸蛋比平时更红润一些,眼睛炯炯有神,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闪亮。Bee眨巴着两只蓝色的大眼睛,有些困惑又有些开心地享受着这次对视。


Charlie的面庞缓慢地靠近,他能清楚地探测到她呼出的鼻息、她头发上残留的香波味,还有衣服上淡淡的机油味。


她吻了上去,那触感是冰凉、坚硬的,有金属的味道。她早已料到如此,但仍然执意这么做了。不一会儿,那冰凉的触感渐渐被她柔软的嘴唇温暖起来。


这是Bee始料未及的。他的系统在那一瞬间疯狂报警,然而当它们仅仅探测到一处小小的部位传来一种让人安心的湿润、柔软的触感时,一切都又霎时间安静下来。这剧烈的系统波动使他字面意义地宕机了一会儿,当Charlie依依不舍地结束这个吻时,Bee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慌慌张张地向后退缩,并碰翻了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


Charlie咯咯笑起来,Bee抱着膝盖缩在角落里,哄了好久都不肯出来。


“晚安,Bee。”工作到深夜的Charlie伸了个懒腰。


她正准备离开车库,突然感到身后有人碰了她一下。她转过身去,到刚才为止一直坐在角落观察她工作的Bee正蹲在她身后,将脸凑到她跟前。


Charlie甜甜地微笑着,温柔地捧起那张脸,再一次吻了上去。








#环太平洋AU




所有的机甲都需要两个以上的驾驶员来操纵。当然,驾驶员不一定非得是人类。


有这么一个强大的组合,还从未在怪兽的入侵中吃过败仗。那是一个人类和一个汽车人,他们叫Charlie和大黄蜂。


他们的精神链接十分稳固,几乎牢不可破。每当战争打响时,Bee会将Charlie包裹起来,由她在他的内部驾驶他,而他来驾驶一个更大的机甲。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享受这个过程。”Charlie呆在Bee的身体里,被各种闪亮的电子元件所包围,她由衷地这么说。


当精神链接被建立起来,他们的记忆在对方的记忆之间穿梭来回,一幅幅画面如同蒙太奇效果互相叠加。人类与汽车人的精神世界,在这一刻合二为一。


“I'm in you, and you are in me.”


Bee在外面将两只手放在胸口,他能感觉到他的电信号脉冲,与Charlie人类的心脏跳动,彼此温柔又坚定地交相呼应着。








#危险驾驶




由于跳水比赛的临近,每日刻苦训练的Charlie感觉到腰酸背痛。


她像往常一样开着Bee回家,一路和他诉苦。


“我快要感觉不到我的腿了。我的腰也疼得要断掉了。”她说。


Bee沉默了一会儿,Charlie感到车内传出一些动静,好似他在修改自己的结构。过了一会儿,她身后的座椅忽然动了起来,把她吓了一大跳。


“哦天哪,你是在给我按摩吗?”Charlie反应过来,感激地说道。


“对,就是那儿,再往上一点。”感觉到舒适,她索性将方向盘完全交给Bee,然后整个人都躺进了柔软的座椅中。


她正好需要这么一次按摩,令她身心都放松下来。Charlie将手放在座椅上,轻轻地抚摸着,而Bee也操纵座椅跟随着她。


“你能随心所欲地变换座椅的形状吗?”Charlie问。


“当然。”Bee从收音机里回答了她。


她感到自己被拥抱着,而Bee也跟随她的指示变化出不同的形状,按摩的力道也恰到好处。


Charlie在昏昏欲睡中想到了点什么,这个想法使她的脸颊一瞬间有些泛红。Bee并未察觉这些,仍跟随着她的指示。她完全放松地靠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用缓慢的触摸指引着他。


终于,Bee还是察觉了点什么,他迟疑了一会儿。


“Come on, Bee.”Charlie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她躺在座椅上,艰难地吐出几个音节。


于是Bee听从了她。他一开始需要指引,但是很快,她就能像在高速公路上飙车一样将方向盘全权交付给他了。


他们在夜幕下的旷野中疾驰而过,窗外的风景在高速运转的引擎声中迅速失焦。


“哦不,别开这么快!我可不想在这种时候被警察逮住!”Charlie大声说道。


然而Bee却少有地没有听从她。


世界在窗外匆匆掠过,如同一阵疾风。




反正……警察也追不上我们。








Charlie:我不会让你输的Bee(一顿骚操作
汽车人好难画 陷入自闭

本显微镜女孩看了两遍才发现水下这里BEE伸手抱住charlie啦😭😭😭😭
怎么这么会啊这只蜂 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水下真的太梦幻了吧我可以回播一万遍😭😭😭

Voice (ooc⚠️冷cp)

Haruuuuu:

冷cp注意!


VOICE.声音


 


Bumble Bee/Charlie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其实Charlie一直没告诉他,她觉得他身上的明黄色和简直和那些小鸡崽儿别无二致,这实在不符合他这个外星机器的伟岸身形。


 


真的,看在上帝的份儿上,那可是挺凶的小鸡崽儿来着。


-------------------------------------------------------------------------------------------------------------------------


此时此刻他正缩在车库的一角摆弄一张老旧的唱片,小心翼翼把薄薄的那个玩意儿拿起来又放下。


那双浅蓝色的眼睛疑惑地闪烁着,她看着他笨拙地动作暗自微笑。


 


余光瞥见少女饶有兴致的观察,Bee将唱片放回原处,他总是喜欢她用清澈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研究自己,这些时候Charlie的全部注意力便全在他的身上,没有那些遥远的捉摸不清的哀伤和孤寂。


 


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Bee?你在你的星球上...ummm...”Charlie走向他,“有没有自己的语言?“她觉得就算是车子,他们也总该交流,至少不能每句话都得用奇怪拗口的混搭歌词代替。


 


——当然有。


他的胸腔里发出嗡嗡的声响,像极了一声叹气,刚刚还在因为好奇而闪烁的眼睛黯淡下来。


 


该死...都快忘了他曾是逃出家园被迫失去记忆的小可怜。


“我不是...要让你想起什么不好的事情,Bee,抱歉。”她紧张地安抚着。


 


不过大块头好像并未放弃这个话题,他轻缓地摇了摇头,努力思索着回答的方式。


在车载收音机短暂的一阵子叽里呱啦之后,他满意地晃了晃身,揪住Charlie的衬衫下摆,示意她走近些。


 


“我曾经——”收音机兹拉兹拉的电流声混杂着钢琴和大提琴的乐音实在是有些吵,Charlie只好附身过去贴近他的胸膛仔细辨认,男人和女人的声音交错着,“我曾经也有声音——”


 


——我曾经也有声音,Charlie。他垂眼,女孩正努力凑近他的胸腔部位,他抬起机械臂环绕她,这时他露出一个稍显悲伤的微妙表情,一瞬即逝,几不可查。


 


“well...真的?是我这样表达的语言吗?”她从他的松松圈住她的怀中抬起头,又惊又喜,所以并不是她听不懂或是听不见,只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眯起眼睛,通常这代表一个浅浅的肯定的微笑,是的Charlie,我也像这样说话。


 


她眉毛一挑,哈!怪不得这家伙对自己的盘挑三拣四的。


 


---------------------------------------------------------------------------------------------------------------------------------


 


说话......


说话方式.....


声音......Bee......


 


那么他的声音是什么样的?这么庞大的机器生物(虽然比那些坏蛋要小巧太多)说起话来怕不是要深沉又缓慢,像个小老头儿那样。她眨眨眼,为自己十分不道德的妄加断言而轻声笑起来。


---------------------------------------------------------------------------------------------------------------------------------


2weeks later.


 


Charlie正在厨房等待面包机完成最后一道工序。


 


然后面包机十分不给面子地停止了工作,活像一只吞着软塌塌面团的硬壳子。


 


FU...Anyway,Charlie叹口气,转身进入房间。出来的时候她带着工具箱,很显然她打算试试第一百零八次维修这台破机器。能省则省。


 


Bumble Bee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撅着屁股趴着(?从车库门的收信口饶有兴趣地盯着她忙碌。


那是Charlie的双手,此时它们正在摆弄一台小小的破机器,于是他侧过头看看了周身。


 


曾经他就是被她的双手唤醒,灵巧修长纤细又温暖柔软的......她那次从高塔上跳下,纵深跃入水中的勇敢行为真是令人惊叹。他在水底迷迷糊糊,她带着温度的手捧着他的生冷坚硬的机械面庞,眼中尽是担忧,她深棕色的头发像水生植物那样柔顺的散开,在水中多了更多的温柔。


 


Charlie.他默念着她的名字——Charlie.


 


胸腔里响起一些杂乱无章的嗡嗡声。


 


他并未注意到自己眼神漾起的涟漪,仿佛一颗石子误打误撞丢进他眼里那一池平静的湖水中,这使得他瞳孔中浅蓝色的光芒变得更为深邃。


 


“Bee?刚刚那是什么声音,你要是说话的话,记得打开收音机。”


 


噢。


 


 —————————————————————————————




他们都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


 


Charlie极力忍住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她红着眼圈,硬生生挤出一个微笑来。


 


“我们还会再见吗?”


 


他弯下腰拥抱她,却没敢用力,他知道他是又冷又硬的东西,若是将感情夹杂在拥抱里一定会弄痛Charlie。


 


Charlie,他眼底的哀伤翻涌,别忘了我。他的胸腔感受到了共鸣的振动。


 


“谢谢你,Bee.”感受到了他的不安,她安抚性地收紧双臂,他闭上眼。


 


然后她又拉低他,他乖巧的顺着她的力气单膝跪下,像每次都做的那样俯身垂下头。


这次Charlie在他冰冷的额前落下一个吻。


 


那是一个带着人类特有温度的告别的吻。


 


收到返回命令信号的时候,Bee的身体极轻微的摇晃了一下。


 


然后他转身遥感搜寻,用重新锁定的新车型换得红眼睛的小兔子惊喜的一声叫唤,她责问他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变一个漂亮点的帅酷的型号,那可是科迈罗!他却非要搞成甲壳虫形状的。


 


不,他感谢上天,在他没力气前让他锁定的是一个可爱的小甲壳虫。虽然他也觉得确实过于少女了...


 


不过他没有说出来。


 


别忘记我,他一遍又一遍执着地重复,胸腔发出悠远绵长的低噪音。


---------------------------------------------------------------------------------------------------------------------------------


 


她最终还是修好了她和父亲的那辆暗红色的车子,她把它擦得亮得出奇。


 


暗红色可比明黄色酷多了,她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他,他那个明黄的外表实在是显眼,再怎么高大的身躯总会被柔和成细碎的小块,他就像是从太阳某一部分取出的光线,带着跳跃的温热。


 


又或者,小鸡崽儿?


 


 ———————————————————————————


20岁生日,Charlie收到了弟弟的礼物,一个小小的明黄色的甲壳虫汽车模型。


 


窗外繁星闪烁,她不知道哪一颗才算是Bee的家。或者这些都不是,他的家或许在她永远看不到的远方。


 


在黑暗的静默中她用手捂住眼睛,说了一声“再见”。


---------------------------------------------------------------------------------------------------------------------------------


 


24岁,她买下一家小店,在柜台上摆放她三年来用废旧零件一个个拼凑出来的不同形态的模型。


 


孩子们络绎不绝,他们围着Charlie,不停地询问有关汽车人模型的各式各样的问题。


她微笑,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为孩子们讲述一个落难英雄的故事。


 


“Charlie姐姐,为什么是明黄色?”


“Charlie姐姐,他们真实存在吗?”


“Charlie姐姐,他那样坐着,虽然块头很大,但是好像小狗哦?”


 


她眨眨眼,不置可否。


---------------------------------------------------------------------------------------------------------------------------------


 


事实上,那时候她正在睡午觉,她趴伏在花园的石桌边,头靠在桌子边缘摇摇欲坠。


 


梦境里她总觉得听到了什么吱吱嘎嘎的恼人的动静,紧接着有引擎轰轰隆隆由远及近。


 


不不不不不是梦,Charlie猛地抬起脑袋,突然的强制苏醒让她头昏脑胀。瞳孔短时间内不能很好的聚焦。


 


是阳光一样的明黄色,刺得她眯起眼睛,一辆漂亮的雪佛兰停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这种颜色的车子实在是少见,她正疑惑着。


 


她正在疑惑着,脑回路不清醒地转动。然后车子动了。


 


嗨,怎么能说是动了呢,我得说那动静实在是有些大,车子迅速直立起来。这年头车子都这么有脾气的?Charlie好气又好笑。


 


“Charlie.”那是一个如此清朗的、少年一般的声音,只不过有些机械化,这使得声音里混杂了细微的电流声。那声Charlie叫得犹疑而明亮,仿佛此时此刻落在他身上闪烁跳跃的阳光。


 


Bee站定,他小心翼翼地叫了她的名字。这是他修复语言系统后第一次喊她,希望别出什么岔子。高大的汽车人绞着手指,眼神游移忐忑不安。


 


“Charlie?是我——”他再一次的尝试,“Bumble Bee, it’s me.”


 


谢天谢地,终于,他看到Charlie丢掉傻愣愣的表情,换成了不断扩散的笑意。


 


居然不是笨重的小老头,清清凉凉让她想到了才吃过的柠檬绿茶慕斯,这家伙,原本的声音是这样好听的吗。


 


她奔向他,于是他慌忙单膝跪地笨拙地张开双臂迎接。


 


 


FIN.


 


番外


 


“哎,你知不知道你这颜色挺少见的,和...”她顿了顿,憋不住笑。


“hum?“他忙着摆弄新的唱片,把它放在小小的唱片机上。


“和刚出生的小鸡崽儿似的,软乎乎。”


 


“Charlie,”恼火地回头,他要守护男子汉的尊严,“不能以为我好欺负就这样!”


 


“那...像是太阳?”她笑意盈盈。


 


Bee轻咳一声,他觉得他的核芯引擎过于热了,“反正不能是鸡崽......”


 


————————————————————————————————


 


番外2


 


塞伯坦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B127!”Rachet笑嘻嘻地凑近他,“小家伙,去我们的补充能量派对吗?”


“是Bumble Bee!”他不满地喃喃着,“谢谢你Rachet,我今天不了。”


 


Rachet摇摇头,他看着这个小车子,每次临近人类少女的生日,Bee就会常常情绪低落。


 


“Bee,伙计,”他轻轻拍拍他,“去和老大说说,让他放你回去看看Charlie小姑娘?”


 


……


 


擎天柱有点儿头疼,虽然不是地球人那种什么偏头痛,他象征性地揉揉机械头的一侧。


他们的小战士再这么下去连侦查都要做不好了。


 


今天塞伯坦的最高首领也在劳神费心。


“Bumble Bee,授予你回地球的少许特权,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可稍作停留,但是你必须听从我给你的信号指令。”


 


“保持隐蔽,B127,不许乱来,”他叮嘱,“别吓着Charlie,还有,别拆家。”


———————————————————————————————————


拆家?明黄色的小家伙疑惑了,开玩笑吧,他又不是地球上四条腿傻了吧唧的狗子!




END.





【Charliebee】Never Forget You

四毛:

*大黄蜂电影背景。


*第一次写,轻拍。


*Bumble Bee×Charlie


*刚看完电影,实在忍不住想写,又怕时间一长没了感觉,只能爆肝,写到后面感觉快要变成观后感了,捂脸。


*谢谢食用。




One.




B127的记忆深海里小心翼翼地藏着一个秘密,秘密里住着一位倔强又柔软的少女。




她看着他的时候,明亮深邃的眼眸仿佛在说:


“Bee,I will never forget you.”




Two.




B127的第一次地球旅行背负了一个重大的任务,保护地球,等待和伙伴汇合。




遗憾的是,B127忘记了这个任务,他沉睡在一堆破铜烂铁里,然后慢慢被某种温度唤醒,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只他从来没看到过的生物。




B127无法在自己的大脑里搜索出任何记忆,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只陌生又娇小的生物是第一次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因为她和自己完全不一样。他的外形是由一个个方方正正的冰冷的零件组成,整个身体庞大坚毅,充满了机械感,除了全身的黄色,剩下的眼睛也是一层不变的蓝。




可是这只生物不一样。




她很娇小,很精彩,对于单调的B127的来说,这只生物的构色甚至可以用丰富多彩来形容,她张着嘴巴,抑制不住的,激动的,颤抖的,眼睛充满光的说出那句“Bumble Bee”时,B127那颗坚硬的心突然变得柔软,简单的三个音节,就像重新为他带来了一星球,一颗像家园一样的星球。




那个时候的B127没有何为星球,何为家园的记忆,只是直觉告诉他那是对他而言必须要守护的东西。




他觉得用它们来形容这只生物一点也不过分。




虽然后来恢复了记忆的B127学会了说话,学会了更多形容美丽的词语,甚至连俏皮话都成了他的特长,可他还是喜欢用这两个词形容那个女孩。


像家一样温暖。




像星球一样,需要他守护。




Three.




B127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Charlie是一种属名为女孩的人类生物的。




他也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人类女孩这种生物是很奇特的。她们感情充沛,总是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特别是在亲近的人面前,会不顾形象地放声大笑,会情难自已地嚎啕大哭,会激动难耐地扑到你怀里,会故作生气地不和你说话,神奇的是,显得这么幼稚又让人担心的她们,总是会在最合适的时候做出让你吃惊又佩服的事。




就像当初又笑又哭地和他说着再见的Charlie。




B127无聊的时候就喜欢把这些女孩子的特点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念上几遍,再在亲近的人上面打几个重点符号,然后和自己记忆中的Charlie一一对比,每当得出自己属于对Charlie亲近的人这一结论,B127总会激动地变成那辆破破烂烂的甲壳虫,然后熟练地用录音机播放一遍又一遍史密斯乐队的歌曲。




I would hate anything to happen to her.




这是他能够说话之后学会的第一首歌,他从来没在别人面前唱过,就像他从来不会在任何人面前变成甲壳虫一样,那辆黄色的小破车和那个曾经被他吐出来的史密斯乐队都在那次与少女的分别里一起藏了起来。




他不愿和任何人分享。


他舍不得。




Four.




其实也是有不愉快的。




B127兀自想着,他第一次和Charlie生气,是因为那个头发炸炸的小怂包。




时间太过久远,B127只肯花精力记住关于Charlie的事,所以他现在连小怂包的名字也想不起来了。但他第一次看到小怂包看向Charlie的目光时,就变得闷闷不乐起来。




那是他第一次羡慕人类,光是一双眼睛,一闪躲,一发光,一闪烁,就像是把浩瀚星辰装了进去,小怂包眼睛里的这片星辰,就是属于Charlie的。




B127假设了一下,如果他也有这么一双眼睛,一定比小怂包亮,比小怂包好看,属于Charlie的星河,也一定比小怂包的更长更永久。




可惜他永远都不会有这么一双眼睛,他看着Charlie,想要力尽所能毫无保留的展现自己温柔的时候,只能稍微耷拉下自己眼睛上沉重的金属片,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的眼睛显得那么炯炯有神,然后一直盯着她,渴望她能从自己金属一样冰冷的眼睛里看到似火的热情。




后来Charlie为了让小怂包保密,带着小怂包一起坐上了甲壳虫,Charlie拿着小怂包的衣服遮住眼睛,两个人在甲壳虫里谈笑风生眉欢眼笑的时候,B127就很不开心。




虽然他知道Charlie是为了保护他,可他还是不开心。




是那种酸酸的,涩涩的,像吃了好多片柠檬一样的不开心。




所以在大家起哄着让Charlie跳水时,B127恶作剧地推了Charlie一把。




可是两分钟之后他就后悔了。Charlie红着眼睛跑回车里,眼泪氤氲在那双漂亮的眸子里。那是B127第二次看见Charlie哭,第一次是Charlie主动和他倾诉自己的父亲,那个时候她难过得抱住了他,B127觉得心疼,但是抱着她的时候,他被Charlie的眼泪揉碎的心又在一点一点地复原。




可这一次,他觉得难过又愤怒,但是他连安慰的话都无从出口,只能勉强地配合着小怂包怂恿Charlie复仇,然后在当天晚上,狠狠地把那辆别摸我碾碎。




可是也是在当天晚上,B127明白了两件重要的事情。


一是父亲和跳水,是Charlie内心最柔软,最重要的寸土。


二是自己注定要离开Charlie的命运。




Five.




B127的生命中有很多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是战士,他们共同守卫家园,他们互相扶持,共同进退。




Charlie也和他一起战斗过,可是如果自己再强大一点,B127想,他还是希望自己可以为她挡下一切兵荒马乱,希望自己能成为她变得刀枪不入的盔甲。




可是B127又庆幸,幸好战斗过。




不然,他可能永远也看不到Charlie为了他再次跳水的时刻了。




后来的时光里,B127曾有段被擎天柱威逼利诱着学习地球数学的日子,他什么也没记住,就记得了一个词叫等式。




等式左边等于等式右边。




B127聪明地把等式做了延伸,Charlie的爸爸=Charlie跳水=Charlie救他。




于是他自然而然地,把自己和Charlie的爸爸画上了等号。




当然,是指对Charlie的重要度方面。




再后来,Charlie开着他到了旧金山大桥附近的一个小山坡上,那是B127关于他们记忆的最后一个存档点。




那是他第三次看见Charlie在他面前哭。




这一次,无关父亲,无关跳水,只关于他。




关于他这只被Charlie从破烂堆里捡来,一起从波澜不惊的日子走向惊心动魄的战斗,最后,终归还是要挥挥手告别的的大黄蜂。




“Bee,I will never forget you.”




Charlie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美丽的面庞上全是泪痕,B127还是学不会安慰,他坚硬的外形,机械的眼睛注定了他一生都需要战斗的命运。




他要离开Charlie了,他难过得像是心都被挤压成了一小块,除了Charlie,一点点多余的东西都装不下了。




可是他没有眼泪,他哭不出来,他体会不到那种因为悲伤而嚎啕大哭的感觉。于是他只能蹲下身来,耷拉着他沉重的金属片,抬起他冰凉巨大的手,轻轻地抚摸阳光下少女柔软的头发。




再见了,Charlie。


再见了,我的女孩。




B127在心里念完这句话,他用重新恢复的系统锁定了一辆科迈罗,一辆帅气拉风的科迈罗。




那个破破烂烂的甲壳虫,只属于他的Charlie。




Last.




很多年后,旧金山附近的小山坡上,一位老妇人做在山沿边,旁边是一位十八岁的少女。




“Charlie奶奶,为什么这么喜欢坐在这里看风景。”




老妇人笑得温柔,漂亮的眼眸倔强又柔软。




因为啊,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




The End.


小孩子不可以有样学样啦。
【听说冬天的bee是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