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桶

流星已经带他启程

【大黄蜂】【Charliebee】封冻

焱返:

#人机爱情向
#《变形金刚1》背景


偶然意识清醒的时候,打开光学镜头看到的是遥远的水泥壁顶,机体在低于零下的气温中无法动弹,白雾氤氲,他突然想起来,他被第七区的士兵捕获了。


能量供应不上,意识断断续续,集中思考成为了一件困难的事,发出救援信号无法实现,也不应该影响其他战友寻找魔方,他只是希望Sam成功逃脱了,让他的牺牲是有意义的。


他成为一个战士,做好了随时死于战争的准备,他认为这事不过或早或晚,时至今日他已经完成了很多任务,如果殒命于此,他的朋友也会记住他的名字。


Bumblebee.


以前他也不太在乎,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他叫B127的时候也很好。后来她给他起了名字,他的战友从来没有过问这个名字从哪里来,他自然也不曾说,只是向每个人重新介绍了一遍。纠正他们叫错的时候,不厌其烦。


降温的感觉更严重了,打开视野都变得费力,意识开始了漂流。为了抵抗冰冻,他想起的是枯黄的草,暖黄的阳光,像是一部老电影的颜色,女孩站在不远处的悬崖上,蓝天高云,下方是闪动金鳞的大海,她的皮肤是一层淡淡的蜜色,棕发镀了一层金边,她回眸时带有甜蜜的笑意。


“Bee,”她说:“这里没有别人,你可以变回来,靠近一点。”


所以他靠过去蹲在一旁,那时候还没发生她被同学逼着跳水的事,她站在距离岸边两米远的地方晒着太阳,安然而悠闲,后来靠着他的腿坐下,扯着地上的草茎玩,轻声嘱咐:“如果听到任何声音,马上变成车,然后不要掉下去。”


海风有损他的机甲,如果掉进海里应该更糟,那时候他确实有点害怕,同时对她十分佩服,毕竟她是个可以做到高台跳水的女孩儿。


Charlie,他在心里默念她的名字,从那时到现在都无法叫出她的名字,大概是个遗憾,后来又觉得没有什么不好的,毕竟话语一旦说出就不属于自己了,声音会四散逃串,而无法发声的他,将这个名字牢牢固定在了心里,至今没有放出来。


她曾经在车库里从早到晚和他待在一起,他们一起听过了几十盘磁带,她有那么多故事讲给他听,有时候大笑,有时候眼里闪动着泪光,他没有偏离过自己的视线,在记忆深处无数次拓印她的样子,后来每一次回忆起来,依然鲜活。二十年来,依然鲜活。


今年刚好是第二十年,他在这些年里反反复复想着的,还是那个十八岁的女孩,永远是十八岁模样的女孩。


时间在他身上或许也留下了痕迹,或许没有。心情好的时候他还是做着傻气的事情,晃晃悠悠,不掩饰自己的表情,也不害怕接触人类,保护Sam的时候竭尽全力,更爱和他一起玩。Bumblebee依然是那个勇敢的战士,只不过他清楚,他身上最脆弱软糯的一面,已经割舍掉了,留给了她,留在了那段最自由无知的时光里。


他离开她的那一刻,他身上的一部分和她的一切一起被封冻了起来。他想,那时候他其实还是不太明白的。


同伴们没有讨论过关于爱情的话题,他知道名为“忠诚”的情感,也知道什么叫做“友谊”,但他这样的生命体是否会有“爱情”这种东西?他有时会困惑,极为偶然的,然后关于此事的思考就很快随风消散。


直到六年前,他独自从网路上看了一部电影,关于怪兽通过吓小孩来获取电力的故事。电影里有一个大怪兽,和一个小女孩,电影里还有一句话:“不要给它起名字,起了名字就有感情了。”


他被震住了。那一瞬间,往昔的一幕幕突然涌了出来。被起了名字,就是被拥有了。而已经过了那么那么多年,他终于明白了,他一直一直喜欢她。


一直一直,他爱着那个人类的女孩。


那一瞬间,仿佛承受了一道贯穿身体的痛。


他那时回忆起的,定格在了当年战斗的最后,他沉在了水底。战火燃烧着地面,而水中是那么安静。他躺着,一时不会动弹,想到,Charlie会跳下来吗?她已经害怕跳水了,但是为了我,她会跳下来吗?


她果然跳下来了,地面是火光的红色,水中是明亮的蓝色,她就这样落在他的臂弯,是一个没有着落,却绵绵密密的拥抱。


“Bee,起来。”明明是在水中,却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


他乖乖地用力准备起身。


忽然地,现实冲刷而来,他听到了Sam的叫喊,当他起来的时候,数十只枪口对准了他。


他便将心里的那个女孩牢牢保护在了深处,这一些,就让他来面对吧。


END.

评论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