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桶

流星已经带他启程

【Charliebee】Never Forget You

四毛:

*大黄蜂电影背景。


*第一次写,轻拍。


*Bumble Bee×Charlie


*刚看完电影,实在忍不住想写,又怕时间一长没了感觉,只能爆肝,写到后面感觉快要变成观后感了,捂脸。


*谢谢食用。




One.




B127的记忆深海里小心翼翼地藏着一个秘密,秘密里住着一位倔强又柔软的少女。




她看着他的时候,明亮深邃的眼眸仿佛在说:


“Bee,I will never forget you.”




Two.




B127的第一次地球旅行背负了一个重大的任务,保护地球,等待和伙伴汇合。




遗憾的是,B127忘记了这个任务,他沉睡在一堆破铜烂铁里,然后慢慢被某种温度唤醒,他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只他从来没看到过的生物。




B127无法在自己的大脑里搜索出任何记忆,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只陌生又娇小的生物是第一次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因为她和自己完全不一样。他的外形是由一个个方方正正的冰冷的零件组成,整个身体庞大坚毅,充满了机械感,除了全身的黄色,剩下的眼睛也是一层不变的蓝。




可是这只生物不一样。




她很娇小,很精彩,对于单调的B127的来说,这只生物的构色甚至可以用丰富多彩来形容,她张着嘴巴,抑制不住的,激动的,颤抖的,眼睛充满光的说出那句“Bumble Bee”时,B127那颗坚硬的心突然变得柔软,简单的三个音节,就像重新为他带来了一星球,一颗像家园一样的星球。




那个时候的B127没有何为星球,何为家园的记忆,只是直觉告诉他那是对他而言必须要守护的东西。




他觉得用它们来形容这只生物一点也不过分。




虽然后来恢复了记忆的B127学会了说话,学会了更多形容美丽的词语,甚至连俏皮话都成了他的特长,可他还是喜欢用这两个词形容那个女孩。


像家一样温暖。




像星球一样,需要他守护。




Three.




B127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Charlie是一种属名为女孩的人类生物的。




他也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人类女孩这种生物是很奇特的。她们感情充沛,总是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特别是在亲近的人面前,会不顾形象地放声大笑,会情难自已地嚎啕大哭,会激动难耐地扑到你怀里,会故作生气地不和你说话,神奇的是,显得这么幼稚又让人担心的她们,总是会在最合适的时候做出让你吃惊又佩服的事。




就像当初又笑又哭地和他说着再见的Charlie。




B127无聊的时候就喜欢把这些女孩子的特点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念上几遍,再在亲近的人上面打几个重点符号,然后和自己记忆中的Charlie一一对比,每当得出自己属于对Charlie亲近的人这一结论,B127总会激动地变成那辆破破烂烂的甲壳虫,然后熟练地用录音机播放一遍又一遍史密斯乐队的歌曲。




I would hate anything to happen to her.




这是他能够说话之后学会的第一首歌,他从来没在别人面前唱过,就像他从来不会在任何人面前变成甲壳虫一样,那辆黄色的小破车和那个曾经被他吐出来的史密斯乐队都在那次与少女的分别里一起藏了起来。




他不愿和任何人分享。


他舍不得。




Four.




其实也是有不愉快的。




B127兀自想着,他第一次和Charlie生气,是因为那个头发炸炸的小怂包。




时间太过久远,B127只肯花精力记住关于Charlie的事,所以他现在连小怂包的名字也想不起来了。但他第一次看到小怂包看向Charlie的目光时,就变得闷闷不乐起来。




那是他第一次羡慕人类,光是一双眼睛,一闪躲,一发光,一闪烁,就像是把浩瀚星辰装了进去,小怂包眼睛里的这片星辰,就是属于Charlie的。




B127假设了一下,如果他也有这么一双眼睛,一定比小怂包亮,比小怂包好看,属于Charlie的星河,也一定比小怂包的更长更永久。




可惜他永远都不会有这么一双眼睛,他看着Charlie,想要力尽所能毫无保留的展现自己温柔的时候,只能稍微耷拉下自己眼睛上沉重的金属片,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的眼睛显得那么炯炯有神,然后一直盯着她,渴望她能从自己金属一样冰冷的眼睛里看到似火的热情。




后来Charlie为了让小怂包保密,带着小怂包一起坐上了甲壳虫,Charlie拿着小怂包的衣服遮住眼睛,两个人在甲壳虫里谈笑风生眉欢眼笑的时候,B127就很不开心。




虽然他知道Charlie是为了保护他,可他还是不开心。




是那种酸酸的,涩涩的,像吃了好多片柠檬一样的不开心。




所以在大家起哄着让Charlie跳水时,B127恶作剧地推了Charlie一把。




可是两分钟之后他就后悔了。Charlie红着眼睛跑回车里,眼泪氤氲在那双漂亮的眸子里。那是B127第二次看见Charlie哭,第一次是Charlie主动和他倾诉自己的父亲,那个时候她难过得抱住了他,B127觉得心疼,但是抱着她的时候,他被Charlie的眼泪揉碎的心又在一点一点地复原。




可这一次,他觉得难过又愤怒,但是他连安慰的话都无从出口,只能勉强地配合着小怂包怂恿Charlie复仇,然后在当天晚上,狠狠地把那辆别摸我碾碎。




可是也是在当天晚上,B127明白了两件重要的事情。


一是父亲和跳水,是Charlie内心最柔软,最重要的寸土。


二是自己注定要离开Charlie的命运。




Five.




B127的生命中有很多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是战士,他们共同守卫家园,他们互相扶持,共同进退。




Charlie也和他一起战斗过,可是如果自己再强大一点,B127想,他还是希望自己可以为她挡下一切兵荒马乱,希望自己能成为她变得刀枪不入的盔甲。




可是B127又庆幸,幸好战斗过。




不然,他可能永远也看不到Charlie为了他再次跳水的时刻了。




后来的时光里,B127曾有段被擎天柱威逼利诱着学习地球数学的日子,他什么也没记住,就记得了一个词叫等式。




等式左边等于等式右边。




B127聪明地把等式做了延伸,Charlie的爸爸=Charlie跳水=Charlie救他。




于是他自然而然地,把自己和Charlie的爸爸画上了等号。




当然,是指对Charlie的重要度方面。




再后来,Charlie开着他到了旧金山大桥附近的一个小山坡上,那是B127关于他们记忆的最后一个存档点。




那是他第三次看见Charlie在他面前哭。




这一次,无关父亲,无关跳水,只关于他。




关于他这只被Charlie从破烂堆里捡来,一起从波澜不惊的日子走向惊心动魄的战斗,最后,终归还是要挥挥手告别的的大黄蜂。




“Bee,I will never forget you.”




Charlie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美丽的面庞上全是泪痕,B127还是学不会安慰,他坚硬的外形,机械的眼睛注定了他一生都需要战斗的命运。




他要离开Charlie了,他难过得像是心都被挤压成了一小块,除了Charlie,一点点多余的东西都装不下了。




可是他没有眼泪,他哭不出来,他体会不到那种因为悲伤而嚎啕大哭的感觉。于是他只能蹲下身来,耷拉着他沉重的金属片,抬起他冰凉巨大的手,轻轻地抚摸阳光下少女柔软的头发。




再见了,Charlie。


再见了,我的女孩。




B127在心里念完这句话,他用重新恢复的系统锁定了一辆科迈罗,一辆帅气拉风的科迈罗。




那个破破烂烂的甲壳虫,只属于他的Charlie。




Last.




很多年后,旧金山附近的小山坡上,一位老妇人做在山沿边,旁边是一位十八岁的少女。




“Charlie奶奶,为什么这么喜欢坐在这里看风景。”




老妇人笑得温柔,漂亮的眼眸倔强又柔软。




因为啊,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




The End.


评论

热度(116)

  1. 陈川生生所资 转载了此文字